今曰消息:

专访:旅行团乐队十五周年给乐迷更多不一样的感觉

2019-11-05 10:44:36   编辑: 李芸  来源: 娱乐广播网  

娱乐FM

 

1.jpg

  娱乐广播网11月05日报道 生活即旅行,旅行即生活。把生活当作一场旅行,把旅行谱成诗。

  旅行团把生活当成一场旅行,又把旅行谱成诗,旅行团的LIVE,就像灰暗世界端上的一杯澄亮茶汤。

  城市,生活,是他们的主题,抓住手中嗡嗡作响的吉他和话筒,在其力所及的范围里,让阳光投射在更广阔的地方。

  转眼间,有着高人气和高口碑的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已经结束,这档节目除了点燃无数人摇滚热情的同时,也给人带来了许多回忆、梦想和激情。在所有乐队中,我们也认识了那个特别存在的旅行团。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生活中,旅行团乐队都有着一种温柔和安心的力量,在所有的乐队中,旅行团乐队也是最特别的乐队,带给了大家温暖和阳光。

  从第一张专辑《来福胶泥》到去年赞誉无数的《感+》,出道14年成就9张唱片,从独立运营工作室,到参加《乐队的夏天》,从05年的初春开始,就像是一次既漫长又短暂的旅行,只带着他们的音乐上路,保留着赤子之心。

  旅行团乐队的风格中,不仅有着一种属于夏日的清新和干净,作品中也有着独特的温柔和细腻,配合主唱孔一蝉的声音,给人一种特别的温暖。他们一直是一支非常快乐,有夏天感觉的乐队。他们的许多歌曲中,慢歌是为了疗愈自己,快歌也是为了带给乐迷们快乐。孔一蝉也表示,他们的歌曲给乐迷们就像是口香糖,给自己就像是一剂良药。

娱乐广播网.jpg

  娱乐广播网:新专辑在筹备中了吗?什么时候能和大家见面呢?

  孔一蝉:新专辑在创作当中了,我们希望是将这些创作的DEMO规整一个主题,看看这张新专辑能够玩一些什么样的内容,希望是春天以后跟大家见面。

  娱乐广播网:与之前的专辑相比,新专辑会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吗?

  孔一蝉:因为现在还没正式去制作,乐队嘛,很多是会需要在编曲上面做创作,至少是词曲上面来说,曲会比之前的更加多元化,我们也会尝试一些不一样的感觉,因为经过了这一年多的整个经历,我们希望把这些事都转化成音乐。

  娱乐广播网:在参加《乐队的夏天》这个节目里,每位成员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什么呢?

  黄子君:我先吧,就是《乐队的夏天》女神赛的那个环节嘛,我们自己其实有预料到分数是不会太高,然后分数出来的时候其实就特别低,然后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时候就是分数出来的时候,就是我们回到后台,然后我们自己的音响团队还要包括节目组,还有就是一起参加的别的兄弟的乐队都过来给我们安慰和拥抱。对,然后那些场景记忆特别的深刻,所以可能也激发了我们在第二回合的那个《Bye Bye》的表演嘛,就是你觉得,虽然说它是一个综艺节目,但那个时候我们就意识到啊,这个原来是真正的一场比赛,所以就觉得我们站在舞台上,不光是为了自己,其实也是为了更多都在支持我们的人。

  韦伟:我印象最深就是我们被淘汰,那天我印象还挺伤感的,然后就是我们被淘汰走了,新裤子还有盘尼西林小乐,都邀请我们接下来跟他们一起唱他们马上要演唱的最后一首歌,希望我们能跟他们一起唱那些歌,我就挺感动,就是我觉得就是这只是一个游戏,但大家都在这个游戏当中,彼此重新再认识一下,就是挺好的。因为我以前老在电视上看到这种东西,我不太相信,就觉得特别娘,特别矫情,然后,但我觉得就是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还挺好玩的,蛮好玩的。

  徐彪:我的话肯定就是我自己猛男落泪呗,你想想听刺猬啊,跟新裤子一起看现场,怎么能哭呢?我没想到。当时在那个特定的环境下就哭了,这也不光我哭,别的乐队在表演的时候,包括我们表演的时候也有人哭,大家在一块,因为原来私底下也都是朋友,就是今年年底,大家一起参加了这个节目,一起待了有三个月吧,有跟原来感觉不太一样,我觉得参加的节目里的这些乐队,跟咱私底下认识的这些乐队也不太一样,怎么说呢,其实都挺深刻的,都历历在目,这原来从组乐队到发唱片、巡演,这些乐队都是共同成长的,在那特定环境下,我们坐在B区看A区表演,感触还挺深。

  孔一蝉:我印象最深的时候其实是最开始的时候,就是所有31支乐队以不同的形式集合在那个那个乐队广场的时候,那感觉是特别像一个大型的乌托邦,就很多人,也不是来比赛的心态,但是就大家会很放松,大家平时都是有个性的人,将那么多乐队有个性的集合在一块,我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像一个奥运会的开幕式一样,Peace&Love。

  娱乐广播网:那在巡演过程中,每位成员都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吗?

  孔一蝉:我自己印象最深还是17年的那一次,永远都会在的时候,因为那一次是贝斯小P的回归, 和我们一块做了一张唱片,一起将这些音乐在全国走了一圈,我觉得那种年轻的感觉又集结在一块,因为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在一块嘛,然后巡演它本身是很累的事,但是团队从上到下,工作人员,到我们乐队,大家都像兄弟一样。

  黄子君:我突然想起来。就是应该是第一次巡演,08年的时候,当时徐彪是以特邀嘉宾的身份跟我们一起去演,第一站应该是厦门,就头几站,可能那时候我们演出没什么经验,第一次去做巡演,带着自己的新唱片,所以刚开始演几首歌的时候,我们都特别的懵圈,然后台下的观众也看得特别懵,就可能听专辑感觉是那样的,可能现场会觉得会有很不一样的呈现,但那时候我们可能确实也特别的紧张,对每一个作品的表达也是特别的不自信,所以当时,特邀鼓手徐彪他其实在北京是有一些演出的经验了,然后我觉得特别逗,突然间演到某首歌结束的时候,他从鼓的位置直接走上台,让一蝉让开一下,用他的话筒跟大家说,各种观众不好意思啊,就是哥几个特别紧张,没事,咱们就造起来,玩起来就完事了啊,然后又回到自己鼓手的位置,所以后来的演出,觉得大家一下就放开了,记忆还挺深刻的。

  徐彪:如果要说巡演的话,就还是夏之恋那场的那种感觉吧,因为它的差别还挺大的,不像是参加音乐节和商演,有执行、接待什么的都有,然后跟场地沟通、试音、化妆,就跟这次来参加咪咕这场是一样的,团队把配合打好了就好了,有专人专项去做这个事,让整个巡演给乐迷们最好的呈现,其实每回巡演都是历历在目的。

  韦伟:是啊,我觉得每次都挺难忘的,希望未来的巡演可以有更多难忘的瞬间。

2.jpg

  娱乐广播网:粉丝都说在十五周年巡演前肯定会发新专辑嘛,那么在经过了《乐队的夏天》这个节目之后,在各种音乐现场LIVE吸引到疯狂上头的新乐迷,有没有给你们的新专辑带来一些不一样的化学效应呢?

  黄子君:巡演前肯定会发,我们明年15周年的巡演,肯定是以专辑为基础来做全国的巡演,这是肯定的。

  孔一蝉:我觉得应该会带来更多刺激,就是它会促使我们更大胆把之前被左右过的一些想法,更加直接一些,因为既然大家选择听这个乐队,如果选择留下继续关注乐队的话,他(她)应该听到这个乐队更好的一面,我们希望能够将自己更好的一面,更有意思的一面展现给大家。

  娱乐广播网:那十五周年巡演会在哪些城市办呀?会有哪些不一样的吗?

  孔一蝉:新一轮的巡演应该会配合专辑会走进场馆吧,因为LIVEHOUSE毕竟是一个很直接、很亲密的载体,但是音乐嘛,还是要有很多视听的一些想法,想在现场能够得到呈现,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将视听这一块在场馆这样的地方,空间更大的地方,能够跟大家分享,而且15周年对于一个乐队来说,是一个很值得纪念的,很有意义的,很希望更精彩一点。

  娱乐广播网:十五周年巡演会有什么限量版的周边吗?

  黄子君:肯定会有,因为我们的唱片就是我们最佳的周边,对,我们唱片从来都是一件艺术品

  孔一蝉:我们希望生产子君的假发,就是泰迪的假发。

  黄子君:你说的啊!以这一篇文章为证。

  娱乐广播网:有考虑过玩更多不一样风格的音乐吗?后摇或者重一点的类型,看Vlog的时候发现孔老师原来也能唱黑嗓,有点期待听听他不同的唱腔呢!

  孔一蝉:那个只是开玩笑,其实从第三张专辑开始,我们就已经融合了后摇元素。

  黄子君:我们其实对风格这个这个词的概念,其实不是特别的固有那种所谓的什么后摇啊或者什么那种朋克什么的。其实所有的音乐你都不能以一个绝对的视角去限定它,所以我们会对不同风格会从里面去抽取那些对我们音乐有帮助的部分,所以在旅行团的音乐里面呈现出来也不是传统上所谓的那些后摇啊,或者是所谓的黑嗓啊这些,如果作品有需要某种风格的帮助来呈现的话,我们都会用这种手法去做,对,我们没有什么很固有的手法。

3.jpg

  娱乐广播网:2019年就快要接近尾声了,那新的一年2020年都有哪些新的安排或计划呢?

  孔一蝉:新的一年还是专心做专辑,把这个专辑做好,然后2020年是21世纪的五分之一,五分之一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感觉时间真的过得好快,然后希望做一些对未来能够留得下来的事情。

  黄子君:那明年最大的计划应该就是唱片和巡演吧,因为这是对乐队来说最核心的东西,而且通过上了《乐队的夏天》这样的节目,其实会让大家更多去了解乐队这样的文化,但同时,它应该也会办第二季,所以你只有更努力去呈现更好的作品和现场,你才能就是良性的存活在这个市场里面。

  徐彪:对对,差不多就是这些。

  娱乐广播网:从出道到现在,对于自己最大的成长和收获是什么呢?

  黄子君:我觉得最大的一点,我们四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包容吧。对,因为大家都知道做音乐的人,其实有时候都特别的自私,然后会把那种在音乐里面的那种布置会带到平时的工作当中,所以大家,我觉得这方面成长是最为明显,因为一个团队从刚开始就是几个人,包括现在的经纪团队,然后音响,有十几号人在那里,就是每一次演出或者每次去制作唱片的时候,都需要一个特别庞大的一个团队来合作,所以就是不光在音乐上,大家要相互去聆听对方的表达,在团队的平时的工作里面也要去聆听旁边人的想法,然后才可以让旅行团这几个字能够更持续性走的更久。

  徐彪:我个人觉得,就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我也并不是说只有我们这个行业是这样,其实其他行业也是这样,我是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一天天面对不同的人,不同的场地,不同的乐迷,因为我们就是整个一年都在那个全国各地演嘛,怎么排歌,怎么写歌,怎么把现场演好,怎么把声音做好,就特有意思吧,都让我觉得还挺好,挺没选错行,这是我一路过来觉得越来越好玩,越有意思。

  黄子君:所以你一度是觉得你选错行了吗?有过吗?

  徐彪:有过,有过,可能是一个社会的毒瘤,哈哈哈...

  孔一蝉:我觉得成长跟收获是是肯定的,但我觉得其实没什么变化。变化可能只是这十多年,听你的人变得多了,或者你能玩出更不一样的东西,但我觉得不变的是,我对这世界依然很好奇,依然觉得有很多可塑性跟创造性,会刺激我。

  韦伟:我觉得交了很多朋友,这是最大的收获,对!对于中国人来说,交朋友就是最大的收获。

4.jpg

  娱乐广播网:孔老师是怎么从鼓手摇身变成主唱的呢?

  孔一蝉:我刚开始打鼓,是因为披头士的鼓手Ringo Starr,他打赌非常的具有音乐性,他不是节奏性,节奏性是一定的,你会感觉他在打音符,在打一种旋律线,我觉得他跟主唱的那种思维,是能够并行或者是共同缠绕的,因为他自己就很喜欢唱歌,所以我觉得他的思维方式很不一样,后来我是突然,我也是在同时学吉他,然后我学着学着,我就感觉我想要表达,我想要唱歌,唱着唱着就走出来了,就像徐彪一样,就把麦抢过来了,徐彪是因为他五音不全,所以没抢

  徐彪:对,我也做不了这个。

  黄子君:所以一度也怀疑选错行了,哈哈哈...

  韦伟:还是打的太烂了,唱的还是好的。

  孔一蝉:对,我打的不好。

  徐彪:然后因为我们现在也在为明年做些准备嘛,大家各自都有买新乐器,然后昨天他坐在鼓上说,如果我现在还是一个鼓手的话,你们都没戏!(大家笑ING...)

  娱乐广播网:最近的蝉言蝉语会一直创作下去吗?

  孔一蝉:会会,因为我从初中就开始写很多文字,也会记录,只是说密度的问题,我最近写这个是因为我们在做新专辑,你得保持大脑的一个活跃度,你保持一个思考的话,它会有惯性,会很多创意或者是一些想法会蹦出来,我写这些其实是要保持一个状态,都不是为了写而写,当然蝉言蝉语这些是挺无聊,就没什么营养,但还有另一方面,其实我也在写一个系列文章,叫旅行的XX。那个XX是填空题,等于可以是很多东西,我已经写了两个,第三个遇到瓶颈,第三个我正在写的是旅行的头发,我还在写的那两篇,其实有一个叫旅行的球衣,对。

  • 标签 :

延伸阅读

首页 > 音乐娱乐资讯 > 内地音乐娱乐新闻 » 专访:旅行团乐队十五周年给乐迷更多不一样的感觉
贵州快3 北京pk10 北京pk10 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博乐彩票计划群 大发时时彩 北京赛车pk10玩法 秒速快3 鼎鑫彩票注册 小米彩票主页